上饒新聞 首頁> 時尚娛樂 > 快訊 > 正文

導演餃子:做《哪吒》沒別的,就是死磕

2019-07-26 14:54:43來 源:新華網      評論:0點擊:
  在本周末上映影片中,國産動畫《哪吒之魔童降世》無疑是最令觀衆期待的,其預售票房已經過億,目前豆瓣評分8.8分,遠超過近幾年的國漫佳作《大魚海棠》《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白蛇:緣起》同期,甚至追平2018年暑期檔爆款《我不是藥神》同期,不少人已經提前賦予它“2019年暑期檔票房冠軍的稱號”。
 
  之所以選擇了哪吒這一形象,導演餃子解釋說,是因爲哪吒具有反叛精神,就像做動畫時候的自己。他希望能做出一個“不認命”的故事,給還有夢想的年輕人鼓舞和力量。
 
  這個導演叫“餃子”
 
  餃子原名叫楊宇,是四川泸州人,從小喜歡畫畫、看漫畫,在華西醫科大學藥學院讀到大三的時候,開始學習三維動畫軟件,當發現一個人也能做出好的畫面之後,更産生了興趣。畢業後制作短片,楊宇給自己起了“餃克力”這個藝名,覺得中西合璧,又好吃又能補充能量。後來覺得比較拗口,就改成了自己愛吃又是中國獨有的“餃子”。
 
  爲了完成16分鍾的動畫短片《打,打個大西瓜》,餃子一個人用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時間。父親去世後家裏僅有的收入就是母親每個月1000塊的退休金,他跟母親住在一起,吃超市特價菜,不買新衣服,不拉網線,盡量不出門。餃子說:“那三年半的時間,我過得跟生活在空間站似的,三點一線:客廳、臥室、廁所。”
 
  在《打,打個大西瓜》的片尾,餃子打上了包括“Disney、萬籁鳴、手塚治蟲、宮崎駿、押井守、大友克洋、PIXAR、鳥山明、李安、黑澤明、余秋雨、金庸、小島秀夫、成龍、李連傑、周星馳、易中天、于丹、馬雲、史玉柱、李嘉誠”等人的鳴謝名單,看似完全不搭界,卻是那段時間支撐著他做下去的精神偶像。《打,打個大西瓜》獲得了包括柏林國際短片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等30多個獎項,這個“私人作業”的成功也促成了動畫長片《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創作。
 
  制作
 
  首部IMAX國産動畫,特效鏡頭占80%
 
  《哪吒之魔童降世》改編自中國神話故事,講述哪吒逆天而行的成長經曆。片中呈現了與觀衆以往熟知的哪吒完全不同的形象,導演餃子調侃說,主創團隊設計了100多版哪吒的形象,最終選擇了這一版“最醜”的。
 
  作爲自己的首部長片動畫電影,餃子從劇本到制作,從美工到特效,都親力親爲,還給片中的混元珠配了音。爲了做好申公豹變身不到5秒鍾的鏡頭,導演“死磕”了兩三個月的時間。
 
  《哪吒》實際參與制作人員超過1600人,人數位居國內動畫電影制作前列,是“集全行業力量”制作而成。最初全片有5000多個鏡頭,是普通動畫電影的3倍,導演反複挑選後留下了2000個。成片中1318個特效鏡頭,占比達到80%,用了全國20多個特效團隊來協助完成,僅“江山社稷圖中四個人搶筆”這個景的草圖就做了2個月時間,總耗時4個月。而結尾的幾個大特效段落僅測試時間都在3個月左右。
 
  導演餃子還親自爲角色錄制了配音小樣,一句一句地陪著配音演員錄制。《哪吒》的制作中一反傳統,先配音後制作,所有配音演員的表情被采集到相應角色上,角色的表情就是配音演員當時配音的表情,這樣的改動成倍地增加了制作時長,但獲得了更爲逼真的效果。
 
  制作周期長,難度大,讓團隊的很多人都離開了,爲兒童哪吒配音的演員呂豔婷還透露,自己在用“人生最低聲線”配音後,近乎失聲了一個月的時間,片中“今天是我的生辰宴,都不許哭”一句話就錄了五十多遍。
 
  ● 導演談
 
  新京報:最初爲什麽會選擇改編哪吒的故事?這樣一個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故事,意味著更大的風險,怎樣預期觀衆的接受度?
 
  餃子:這畢竟是一個非常大量的工程,參與人數達到1600多人,如果要直接造一個新的IP,風險實在太大了。就算強如迪士尼,做的第一部動畫長片也是《白雪公主》。皮克斯雖然第一部是原創作品,但也是全球觀衆都認可的迪士尼出品。天縱奇才都選擇了這條路,我們又怎麽有這樣的自信,隨意造一個新的IP出來觀衆就會接受?
 
  對于觀衆的接受度還是有一定的判斷,這個動畫的劇本也是我寫的,很多東西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出現在頭腦裏了,反複琢磨之下我覺得拍出來應該是不會差的。
 
  新京報:黑眼圈、喪、萌的哪吒形象是怎樣構思出來的?
 
  餃子:哪吒的故事和形象都是爲主題服務的,打破成見,扭轉命運。他生而爲魔因此在人族中注定被孤立,這部電影的主題就是要打破成見扭轉命運。而且開篇就提了一個大問題,哪吒投錯胎了是一個魔頭形象。如果我做成非常陽光好少年的形象,就完全和魔頭不沾邊兒了,周圍群衆對他的偏見也顯得很假。
 
  現在都是看臉的時代,到處都是些網紅臉,其實畫這種東西我們的設計師是一畫一個准兒,用他們的話說就是閉著眼睛都畫得出來,可以讓觀衆看第一眼就會覺得乖啊可愛呀太漂亮了。這些非常容易達到。但做設計的人都是想突破自我,想做不一樣的東西,而且也希望大家以後並不是只看臉,還要看很多內在。
 
  新京報:從一個人制作到指揮一個團隊的畫師,這是對導演能力的考驗嗎?
 
  餃子:導演的壓力在于需要不斷地給出反饋。一開始我們的前期設計就已經做得非常詳細,而且還做了樣片,在這些標准定好了之後我們才敢發給不同的特效公司。這就像蘋果手機外包的合作一樣,都需要先有統一的標准,最後才能做出同樣標准的手機。全球的肯德基麥當勞都是一個味兒,也是這個道理。
 
  新京報:《哪吒》帶給觀衆很多印象深刻的場景,可舉例幾個制作耗時最久的場景嗎?
 
  餃子:場景的話,應該是“山河社稷圖”裏面。首先設定的概念就是每個荷葉都是一個小世界,有的是雪山,有的是荒漠,有的是瀑布景觀,這取材于中國的盆景藝術。更難的在于用“指點江山筆”是可以任意修改這個世界的。
 
  戲的話,做最久的還是結尾的幾個大特效,因爲那幾個都是新的概念,我們找不到參考。比如說這麽大的火焰怎樣把冰山給包住,還有這麽大的水體懸在空中,這些都是以前沒有的概念。我們原來的想法其實更刺激,想要呈現這些水彙聚後,沖撞成一個巨大的水體,全都是由亂流組成的,會産生很多的漩渦,整個水體遍布漩渦。但最後錢都燒光了還是達不到,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還有比如球狀閃電的設計,這個也是其他電影當中沒有出現過的概念,即使在科幻片裏面也找不到參考,怎麽樣把它做真實,而且做出這麽大的體量,讓觀衆都覺得夠宏偉、不單調,很難。
 
  新京報:制作初期就已經考慮要做首部IMAX國産動畫了嗎?
 
  餃子:那個時候還沒有考慮過。但還好我們每個畫面都是精雕細琢,一直都在追求自己能做到的最好,做到極限。所以後來IMAX看了之後也覺得我們的畫質是沒問題的。當然劇情上面他們也有判斷,覺得是好片子,所以才選上。我當然也非常高興最終能夠有這樣超出預期的呈現。
 
  創作
 
  親身經曆投射角色形象,元素雜糅來源火鍋哲學
 
  爲了符合“打破偏見,扭轉命運”的主題,在塑造哪吒的性格時,導演餃子將他屠龍弑父等過時的段落刪掉,將傳統神話中的角色“去神化”,用66個版本、兩年時間的打磨修改才確定了這個不認命,又愛寫打油詩愛惡作劇的顛覆性哪吒角色。
 
  導演餃子在談到《哪吒》創作初衷的時候表示:“我一開始就想做一個符合這個主題的故事,在篩選了中國神話的很多角色之後,最後選擇了哪吒。他具有少年英雄的形象,很適合表現我想要的主題。電影裏的哪吒是一個全新的角度和觀點。以前的故事中呈現的李靖,是一個會因爲外人看法逼死哪吒的父親,在這部電影中增加了父親的視角。我覺得人都是向善的,哪吒也一樣。”
 
  親情線部分是這部電影的閃光點,導演餃子對李靖夫婦也進行了顛覆性的大膽改編,父子間的戲份非常感人且紮實。他們更加近似現代父母的縮影,沒有時間陪伴哪吒成長,時刻表現出嚴厲和管教,在背後卻包含著深沉的愛,讓影片“笑點淚點一樣都不少”。
 
  其中最打動導演餃子自己的是哪吒和他父親隔空相望和哪吒與父母告別兩段戲。餃子說:“這些也是我的一些親身經曆和感悟。我自己是轉行做動畫的,沒有我父母的支持,在做動畫這條路上我不可能走得這麽遠,堅持這麽久。所以這部分也是我自己在哪吒身上的一些投射,他也是因爲父母的包容、支持和愛,終于扭轉了命運。”
 
  片中的太乙真人全程說著川普,“抿一小口酒安逸一下”“巴適!”,是笑點擔當。不僅因爲導演餃子是四川人,他說在經過團隊考證後發現太乙真人確實與四川綿陽有關系。而片中的兩尊守衛也酷似三星堆青銅立人像。
 
  導演餃子說:“起初並沒有人相信學醫出身的我能夠做好一部動畫,入行的時候受到了不少的歧視和偏見。希望同樣面對困境和成見的觀衆在看完《哪吒》之後,也能獲得扭轉命運的力量。”
 
  ● 導演談
 
  新京報:“人定勝天”的主題在很多國漫中已經有過探討,但《哪吒》中明顯更完整一些,關于這個比較大和空泛的主題,怎樣一步步落到實處讓觀衆接受它?
 
  餃子:這就需要不斷地打磨劇本了。一開始提出這個口號的時候,當然大家都感覺挺興奮,怎麽樣落實確實是挺難的。我昨天數了一下,我在文檔裏面存了66個版本。沒辦法,就是一步一步地來,死磕,從一開始比較虛的故事,不停地豐富,慢慢讓所有我們想說的東西能夠落實下來。
 
  新京報:二刷之後我還是覺得陳塘關百姓對哪吒的痛恨有點事出無因。
 
  餃子:是的,有些情節因爲刪掉了,可能觀衆體會不那麽深。畢竟片長有限,我們只能做一些割舍。而且也要照顧到小朋友觀衆。很多家長還是願意帶著小朋友一起來感受親情友情,雖然我們是面向成人觀衆群的,因爲片子裏講的東西比較深層次。但是看到是動畫,一定會有家長帶小孩去看,我們首先需要做的是不能嚇到小朋友。在這個片子裏面,如果能讓小朋友也感受到一些正能量的東西的話,我們當然更開心。如果時長過長的話,一方面小朋友坐不住,還有重要的就是,我們的錢都花光了,做不完。
 
  新京報:片中小人物+喜劇段子的劇情模式非常接近喜劇片的創作思路,還有著無厘頭和熱血英雄主義的雜糅。怎樣進行才能滿足大部分觀衆不出戲?
 
  餃子:這個來源于火鍋哲學(笑)。火鍋大家都喜歡吃,爲什麽不會嫌它串味兒了呢?在達到一個度,達到一個平衡的時候,自然而然能夠出來好味道。而且因爲做了這樣一個比較正面的故事,我們也希望能照顧到更多的觀衆口味。原本我是想讓太乙真人講純四川話,但是怕觀衆聽不懂,川普我覺得聽起來應該沒有障礙。
 
  動畫制作周期比較長,不能做追趕潮流的東西,只能選擇我覺得可能不那麽容易過時的梗。而且我也沒那麽喜歡追潮流,真的追潮流的話,反而會顯得很過時。
 
  新京報:對于網絡上大家對哪吒、敖丙的CP討論,甚至以他們爲主題創作同人文怎麽看待?
 
  餃子:當時寫劇本的時候只是想把他們倆這種純粹的友情還有惺惺相惜的感情寫得更好一點,沒想到大家會有這樣的解讀,我自己也很意外。大家都好有才華。
 
  市場
 
  國漫很用心 希望能鼓勵青年創作者
 
  從《大魚海棠》開始,有中國風的國漫一直是國內動畫人的首選。盡管《大魚海棠》和《大聖歸來》歸來的票房分別達到5.6億和9.5億,但對制作周期較長投入較多的國漫來說,中國風、經典民間傳說形象依然是他們打開市場的首選。
 
  然而在《大聖歸來》之後,國漫始終缺乏“爆款”。2017年上映的《大護法》票房止步于8000萬,《白蛇·緣起》4.4億票房收官,遠低于預期。
 
  導演餃子表示:“其實還是有很多優秀作品問世,而且我覺得最近幾年越來越多了,整個行業都在進步。而且田導的《大聖歸來》開了一個好頭,讓創作者看到只要認真做,中國觀衆是非常支持國産動畫的。”
 
  ● 導演談
 
  新京報:在以低幼動畫爲主的國內市場,制作成人向動畫是不是面臨著更多的風險和更多創作上的艱難?
 
  餃子:肯定是的,成人口味要挑剔得多,而且中國觀衆看到的是全世界的精品。但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而且我覺得既然我們是長在這片土地上,是最了解這片土地上的觀衆的。而且我們很用心也很專業,不像好萊塢出品的東西是面向全球世界,必然要做很多妥協。我們僅服務于中國觀衆,所以能做好的成功率就大一些。
 
  我們也希望能夠扭轉大家對這個行業的偏見,希望更多有才華有志向的青年創作者加入這個行業,讓他們能夠養活自己,而且還能活得更有尊嚴。
 
  新京報:在彩蛋中看到了關于《哪吒2》的內容,已經確定要做續集了嗎?未來作品會回歸到原來《打,打個大西瓜》的實驗風格嗎?
 
  餃子:《哪吒2》肯定是會制作的,同時我們也還有其他題材在探索,哪一個項目的劇本進展速度更快,哪個項目就會先開。
 
  關于彩蛋,其實在制作時候已經想好了,有些彩蛋還刪掉了。主要是因爲做不完,錢也燒光了,制片也在旁邊不斷提醒我:“你不能這麽任性哈。”現在我們片子相關的是兩個彩蛋,還有個《姜子牙》是我們兄弟團隊的彩蛋。我覺得一開始這幾個小角色可能很多觀衆已經忘了他們,但是我們沒有忘記,還是要有一個交代。
 
  《打個西瓜》的畫風偏商業性,不適合在大銀幕上做商業動畫。那個畫風看短片還好,看久了會受不了。而且這次我們頂著這麽大的風險,不能憑空創造。如果之後我們有了一定的觀衆認知度,就可以放開手腳嘗試更多可能性了,特別是遇到了有實力的新人能夠培養,肯定還是會做不同的風格的。
 
  采寫/新京報記者 李妍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aleelang.com]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aleelang.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